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复兴 > 正文

中国文化的臣道--如何当好副职、配角

作者: 来源: 日期:2018-12-10 9:14:03 人气:7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

伏羲女娲是中国始祖,伏羲画八卦,以卦(规律)治天下,规律是规章、礼序。伏羲像手中持的是“规”,女娲手中拿的是“矩”,从天下到中国,从远古到今世,治世靠的是“规矩”,这个“规矩”就是治世之道。中国治道是中国王道,中国王道是中国龙道,王是龙,是主;臣、副职、配角是龙耳、龙眼、龙鼻等龙件,龙是一个大统一全息整体系统。君有君道,臣有臣道,所以中国治道是一个君臣相辅相成的全息统一大系统。

中国文化的臣道--如何当好副职、配角

杨复竣

  提示词:《易经》64卦揭示了天道,天道即宇宙规律,其包括自然科学规律,又包括社会科学规律。乾坤二卦是一个相辅相成的统一整体系统,讲《易经》既不能单独讲乾卦,也不能单独讲坤卦,两卦一本、天地归一是万事万物的本质。乾离不开坤,坤也离不开乾;上离不开下,下也不开上;官离不开民,民也离不开官;彼此分离,各自独立,乾坤都失去了整体系统的全息统一,同时也失去了生命、生存、生活的可能。作为社会科学,治世就是治官,就是富民。乾卦示天,天就是民族,就是国家,就是政府,政府是人民的代表,政府的代表就是官员。坤卦讲的规律是讲给副省长、副县长、副部长、副局长、副校长、副院长、副经理等等第二把手、配角听的道理:奉天承命、奉天正命、安分守命、顺天休命,诚敬慎行,以保和大全,生生不息。没有第一,没有第二;没有王,没有臣。副职是配角,不要有别心、妄心、野心,要有善心、忠心、良心,心归于一,行同于天,心一同一,以一为大。

【易经】:坤:(下坤上坤)

【原经】元亨,利牝马之贞。君子有攸往,先迷后得主。利西南,得朋,东北丧朋。安贞吉。

【释意】:坤卦,柔顺亨通,利于母马的贞正。先迷路,后来得到了领路人。在西南得到朋友,在东北方会失去朋友,安静贞正吉祥。

【原经】:初六,履霜,坚冰至。

【释意】:初六,踩踏了霜,就知道坚冰季节快要到了。

【原经】:六二,直、方、大,不习,无不利。

【释意】:六二,心诚专一,遵循天道,无私奉献,不沾染歪门邪道的习惯,无所不利。

【原经】六三:含章可贞,或从王事,无终可成。

【释意】:六三,含章不露,固守正道,择从王事,前无所成,会有善终。

【原经】:六四,括囊,无咎,无誉。

【释意】:六四,扎紧口袋,没有过失,不求荣誉。

【原经】:六五,黄裳元吉

【释意】:六五,善、中、恭,大吉。

【原经】:上六,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释意】:上六,龙争战在郊野,流出了玄黄色的血。

【原经】:用六,利永贞。

【释意】:用六,适于永久地正固。

?

?  《易经》揭示的是天道,宇宙是一个整体巨系,论地必不离天,所以解易要从整体系统出发,解地不能脱离天这个决定因素,有天方生地,释易乾坤二卦不能单独解释。故乾坤二卦是《易经》的门户。

  天生万物,地养万物;天施命,地承命。乾象为天,其德为阳;坤象为地,其德为阴。阴升阳施,天地交泰,才有大千世界万物的生生不息。乾为君,地为臣;君为主,地为辅。地道谓之“中国臣道”。地对天而言,臣对君而言;因有首才有尾,首必须统一于尾,阴柔必须对应于阳刚;失去了乾的阴刚,就失去了坤的存在;没有坤的阴柔,就没有乾的阳刚存在;没有了阳刚与阴柔,世界就没有存在与意义了。

 坤卦是六个阴爻,六个断画,六个阴码组成了一个全方位的坤卦整体。坤为地,地,土也。伏羲八卦图揭示的宇宙规律,天左旋示万物从无到有、由小到大地生长;地右转示万物从大到小、由有到无的亡殁,万物归土。土者,万物亡殁之所归也,从有到无,从有生命到无生命。依二元算术,乾7、兑6、离5、震4、巽3、坎2、艮1、坤0。坤卦六断画,其数000000。坤属阴,为臣不要出头露面,位在背后;坤数为0,臣数是0,不要企图有得,若得了其数不是再是0,得了就不再是臣了,不得就是得;坤示地,地是生长万物的土,而生长万物是天命,是遵上命的果;生长的万物,不是臣的功劳,是天施的雨露与阳光。副省长、副县长、副校长、副院长、副局长、副经理,位置都是与天对应的地,行为是与阳刚对应的阴柔,地不得就是地德。

 坤卦六画六断,是个全方位的阴卦整体,六断整体形成中间有一个上下通道,直通于天,没有任何障碍。这是一条通天的天路。这就告诉世人,为下为臣为副要与天通,违君、违首、违正、违中,行为中庸,忠实地执行天道,切切实实地行走在中庸大道上。天左旋,地右转,天道锁定。时间、地点、方向、路线等各个方面,且中且正,不殆慢,不偏道。偏离一点就要碰壁,那是断命的铜墙铁壁。

为臣为辅者要顺承天命,忠心耿耿地走在这条天道天路上,这才能通过。如果另有它谋,或者说别有用心,就非忠臣,更谈不上良臣,断画变成了连画,就不再是坤的符号,就是乱臣、奸臣、反臣贼子,就反生臣的实质变化,不再是臣了。

这条天路直通天道,不论处于何等至高至尊的臣辅,必须保持柔顺品质,秉天承命,这是为臣为辅的本元,也是光明的中国臣道。

“立地之道,曰阴曰阳。”地具有柔顺的德行,象为臣为辅。上君下臣,上命下辅,为臣为辅者柔顺地承命上级的意志,忠心耿耿地履行使命,臣忠于君,下忠上。

天大地小,君大臣小,君主臣从,君命臣承,地以柔顺的德性顺从天的意志,忠实地顺从天的意志,创造万物,承载万物,包容万物,创造成一个万物亨通、同生共长的和谐世界,才能赢得地至大、至善、至厚、至重的称誉。

为臣静,静得要像地一样安祥地、执着地顺天顺主而从,要善于后,不善于先。臣不是不能先,而是顺从君首者的意志,自觉位于后,不求为君为首为主,不是不能为君为首,而是天命不能代君代首,天有一日,人有一王,君龙无首必乱,必失整体的生命统一。为臣者自觉把为君为首者的意志视为自己的意志,自觉把君为首者的成功看成自己的成功,自觉把为君为首者的利益当作自己的利益。

能够像地一样,以天创地养为使命,柔顺地奉天,纯正地从君从帅,安祥地执行为君为首者的旨令,忠实地追随而不超越;要绝对地顺从君主,顺从天道,去创造万物,负载万物,奉献万物,完成天命。

为臣从不索取,只为奉献;不图名,甘愿为臣;不求利,甘愿奉献;不求上,甘愿居下;不与主争,不与主比;不要名,有名;不要利,有利;不要位,有位;若伸手索取,就断了臣命。

公正无私,默默无闻,立善为本,博爱万物,爱及人人,紧紧在团结群众,圆满地承受上命。于万物为善,于万物献身。为天下做好事,自己从不知道,从不夸耀功劳,但天知道,这是臣的美德。若弃顺不从,或弃柔用刚,后果不堪设想,必将树倒宫倾。

地具有虚怀若谷、包容山川万物的德行,高山能纳,大海能容,草木不弃,飞离、走兽、游鱼尽为所有。要容得贤人,要容得君子,要容得小人,还要不弃又好又坏的人。地是大地的母亲,大地万物万类万品,这位伟大的母亲,把万物视为儿女,公允的善待与呵护,公正地给大地上万物各各一个自然的、幸福地的、恰如其分的“安乐窝”,以慈母般的爱抚,呵护万物竟生竟长,默默无闻执着地施于母爱,贞正地走在地道上。

古今往来,中国臣道是负载万物、容纳百川的包容,前提以天的元、亨、利、贞之阳刚为根,以仁为本,以孝为先,以忠为行,以善心出,以顺为德,大统一整体生命是中国文化的终极归宿。乾卦与坤卦是一个整体系统,阳刚与阴柔是一个整体系统,大1与小1是一个整体系统,这是天人、上下、君臣、正副的整体的全息统一。

天是生生不息的日日新、月月新、年年新的变化、创造、创新,离开了天的阳刚生命、生存、生活存在,就没有了自己。一个没有了自我的“自己”,还念念有词,讲什么“仁义道德”“不打人不骂人”“诵经包容”等,那是自己被人家卖了、还帮杀人凶手数钱,统统是骗子的鬼话,如基督教的“十戒”奴化一样没有区别。有天才有地,有君才有臣,有首才有尾,有国才有家,没有阳刚的存在,就挺不起胸,做不得人,民族不不振,国家不立,就是为奴、为卑的下,这是对中国公开的文化殖化与侵略。

中国臣道是天人合一、群臣合一、君民合一、上下合一的整体巨系统,是全息文化,具有大同大公、共生共存、统一全息的社会价值,具有真、善、美的道德价值。所以能世世代代相传相袭,生生不息。

“中国臣道”的六个层次这样排列组合:


【中国臣道】第一:奉承天命 知臣明命

为臣为辅者,首先要明确自己的位置,摆正臣子的位置,要知天知地,知上知下,知主知次,知顺知从。君主如龙首,臣辅如龙尾,龙尾随龙首,首上则上,尾下则下。

为臣为辅者,关健是要认识自已,知阴,持阴,保阴,行阴。天降大命是忠心耿耿地就阴从阳,老老实实地承受上命,且柔且顺地从君从主。这就是为臣为辅者的使命。

明确臣子的使命,才能摆正为臣为辅者的位置,才能踏踏实实地从君从主,才能积蓄为臣为辅者的能力,甘心情愿以柔顺行命,从命就是从天道。

没有万物创始的天,没有大地万物的资生;没有君与主的行道,没有为臣为辅创业的环境。天的成功就是地的成功,君与主的成功,就是为臣为辅者的成功。

日有日道,月有月道,地有地道。天道是宇宙天则,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天圆,地圆,人头人身圆,飞禽走兽身皆圆,连草木之身均圆,为什么?天道也,否则,在宇宙里根本不能生存。所以,天道唯一,弃道则亡。

明确了为臣为辅者的使命,摆正了自己的位置,是在最下层,不是最上层;是幕后,不是幕前;所以一开始就要潜下身来,不要想出头露面,要善察几微,见微知着,要抢在事情发生之前,就要堵塞不利的事情发生。

学会保存自已,要颤颤竞竞,如履薄冰;小心谨慎,如临深渊。好的环境,要当成恶劣的环境;有人支持,要当成没有人支持。一个小心谨慎的为臣为辅者,才能长久。否则,作为一个为臣为辅者,事情还没有开始,就发生不应当发生的事端,上面一定讨厌,何为臣辅?

? 君属阳,臣属阴。阴阳造化之本,不能相无;而消长有常,是天定。阳主生,主道,主久;阴主死,阴主从,主长;阴阳有别,其类不同。阴之道始于微弱,积弱而长,以健顺仁义属明,而无偏主。这是大原则。为臣为辅者只能柔顺地、小心谨惧承爱上命,千万不要越规。

伴君如伴虎,面君如履薄冰。地位决定为臣辅的不易,为辅为臣要头脑清楚、敏感,防患于未然,踏上寒霜,就要知道寒冷马上该来了。落叶知秋,身处“寒地”,首先要知寒;反之,不早早做好防寒的充分准备,或者说想刻意表现自己而想出头露面,那就有被冻死的可能。


【中国臣道】第二:各正其命 为臣明德

为臣在明德。臣与君相通相应,同在统,通在一。柔道明君之臣,不但是忠臣,而且是良臣。“忠”“良”之别谬之千里。坤卦上坤下坤,内互为坤,外互为坤,上下内外一坤,全坤全阴,则是全卦的主体,集中体现了这位与柔道明君相应的大臣美德,

为臣为辅者要具有什么德行呢?个性内柔外柔,非常的柔顺;一柔二顺,事君从主、奉君承主的美德。对上下左右行为不偏不倚,坚定地走在中庸大道上,是一个能够得到上下左右拥戴的主从者。具体说,具有为臣为辅者的三大美德——“直、方、正”。什么是“直、方、正”呢?

所谓“直”,正直坦诚,光明正大,柔顺正固,心诚专一地忠心耿耿于君于主,一心一意地完成为臣为辅者的使命,忠诚无二地全力以赴于君主的成功。

所谓“方”,赋形有定,说的是地象原则,即古人认为“天圆地方”,所谓“地方”,指的是方则,为法规。遵守法规,遵照执行上级的指命,不越规,得令则行,听令则止,按照规矩办事。

所谓“正”,指中,中正。中正,指天道、天则,即天德与地德,也即是大公无私,善为人人,放弃个人利益,不斤斤计较个人得失,不沾染歪门邪道的习惯,无为而无不为,上德不得而得,不追求功利而无所不利。

为臣为辅者的无往不胜,就是为君为主的无往不胜。柔顺而中正,具有此“三德”,就是臣辅奉行的天道。

所以,明白天道,明白地道,确立人道。明白了没有天,就没有地;明白了没有君,就没有臣;明白了没有顺,没有跟随,就是失道;就没有道,没有路了。天不存在了,地也没有了;君没有了,臣子也没有了。

天地,君臣,上下,领导与被领导,相辅相成,相依为命。这是天道的秩序。而且要明白,世上何为大?世上道为大。大,压倒一切;一,包容一切。

为臣为辅者要具此“三德”,自觉行道入道,自觉地率众走在大道上。保持“三德”“自觉”二字最为关健。


【中国臣道】第三:安分守命 臣伏忌显

臣是君主的左右臂,不是决定行为的“脑袋”,所以称“肱股大臣”。臣是从者、执行者,不是司令,替天行道,替君分忧,必须行主令,要施主道,以建国安邦。一个不能行主令、施主道、忠诚于主的臣子,何为臣子?这是事君的一个侧面,即为臣行命不可盖主。

事君的另一侧面,做臣辅的居功自傲,必是自掘坟墓。臣辅不是没有可居功自傲的资本,而是不能居功自傲。有了功劳,是一个臣辅应当做的功劳;不是没有功劳可表,而是不能表、不可表。一个所谓功高盖主的大臣,或者一个自我表功的大臣,必然十分危险。这是做臣辅有野心的表现,往往为君主所不容。在中国历史上这样的人物比比皆是,他们都以飞天横祸而告终。

如何办?这就要求为臣辅者,要居臣位,知臣位,明臣位,知臣数,为臣象。为臣辅者,上不是主,下不是民,可谓“上不上,下不下”,是辅主之位,是为民之位。主上的意志如果说没有弄清,或者说执行有困难的时候,这样的臣辅实在难为。但既是臣辅又必然承受上命有所为,所以如何作为显动象?这就要积极行动。但这个行动,不要鲁莽,还是犹豫一下为好,应当画了一个问号再画一个问号,多问几个为什么,应当非常谨慎地缓行、慢行、慎行。这样做不是不行,而是正确地执行。疑惑是对的,不是不顺从上命,而是慎之又慎地承从王命,这是处在如此环境唯一正确的选择。这样做,表面看来开始虽无所成,实际上是有所成;表面上看起来没有结果,而后来必有善终,最后的结果主上还是满意的。

之所以能臣为辅,一般地说,都是才华横溢的姣姣者。臣辅者,不是没有才华,而是有才华;不是才华弱于主,而是不能显露高于主。高明的臣辅者要坚持臣道,内含章美,隐而不露,保持贞静中的雅美。保持美德而不向外张扬,不要在主上面前显耀自已。一个在主上面前显露自已的人,像出头的椽子一样,迟早一天必然首先滥掉。

臣辅不是不能表现,这要看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什么方式表现。因此,这里有个关健问题就是不能先于主。天先于地了吗?地先了于天,那就没有创始万物的可能了。臣辅先于主,必为主所难容。

不要急于为天下先,更不要为领导之先,要甘居主后;这里当然包括名不能先于主,利不能先于主。臣辅是臣辅,臣辅就要行在臣辅的路上,坐在臣辅的坐位上,这就是“正固”。所谓“正固”,不仅是说道正,也是说位正,本正。

保持“正固”是根本,不失臣道,忠实地奉承上命是为臣的本份。这样,表面是看来是吃亏,实际上并不吃亏;表面上看着不成,其实是成;咋一看是小成,其实是大成。这样,只有这样,自然会有好的结果。

在这里系辞中首先提出“含章可贞”,用通俗的原经释意说,就是请把你的才华隐藏起来才能天长地久。甘为主后,甘为名后,甘为利后,多禀报,少扬言,这就是为臣辅的“含章”。反之,为臣辅的先显于主的时候,都没有好果子可吃。甚直轻者入狱,重者掉头,必然树倒宫倾。这是古往今来为君为主的大忌,也是历史的经验。

智慧的隐藏曰“大智若愚”,这是聪明的选择,或者说叫“明哲保身”。当然这里有一个重要的前提,这就是必然保持自已的纯正。


【中国臣道】第四:顺天休命 知机括囊

伴君如伴虎,臣时时处处在君侧,臣处要位,位置是责任,是使命。位置与危险成正比,位置越高,危险越大;有多高地地位,就有多大责任;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危险。

为臣为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说错一句话,影响一大片;做错一件事,涉及天下,就祸国殃民;往往就有飞天横祸突然而至,甚至杀头之危。在主上的身边,虽然能百依百顺,主上对自己还不放心,应当如何作为?

这里,主要说明一个道理:为臣为辅的要少说话。少说话,并不是不说话;少说话,是说不该说的话,不要说;少说话,并不是不向主上谏言。多说话,言多必失;说多了,讲了等于不讲;讲了适得其反,或者说讲了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贵人言贵。

少做事,并不是无所作为不做事;少做事,是说不该做的,不要做;少做事,并不是不为主上做事。贵人贵行。

多做事,不该做的做了,掏力不落好,反而会弄巧成拙,动则得咎,不动则无咎。贵人无咎。

明白自己所处的环境与条件,才能决定自己行为的方针。还是谨言慎行为是,少说话或不说话为好,歹不言、好不说为善。这就是守口如瓶,缄口默为。不声,有声;不响,有响;无为,无不为。

谨言惧行,戒慎戒惧,韬光养悔,做力所能及的事,要十分小心地说主上所能容的话,做主上所喜欢的事。这样做不是为臣辅的消极,而是在特殊背景下,要有特殊背景下的特殊行为,是适机中国臣道,否则会有不测之灾。

这里一个关健的实质告诫人们,臣临君下,所面临的是一个柔君,主上是泥萨菩过河自身难保,不能一助,反而对自已不利。

在这时候,更不考虑名誉。要名誉,没有名誉;不要名誉,就是名誉。无索无咎,无咎无誉;无誉则平,平平安安。要学会“括囊”。“括囊”,就是结紧袋口,使囊中之物不外露。江河水面漂浮全是小的鱼虾,蛟龙大鱼全在深水里。“括囊”就是藏,藏就是不露,哪个不露,哪个有,哪个平安,就是讲特殊环境下的“平安是福”。


【中国臣道】第五:修德诚敬 中正始终

为臣为辅事主处世的根本法则是地的法则。为臣为辅的最高层次要做到一元、二黄、三裳,称之曰“大吉”。具体说:

上美为“元”。“元”,是最大的善。

“元”有各种注释,这里做到“元”,即大善。臣子,要善行,要做到最大的善行,要与人为善,天生万物,天赐万物阳光雨露,给而不索谓之“善”。善道即天道,善从心出,承上命即善。为臣要以善为本,言行从善。行善于之人,必有余庆;不行善之人,必有余殃。善是为臣的出发点与归宿。做个善人是做人的起码,更不要说尊位为臣。

中美为“黄”,五行土位中,土生万物,天赐土黄,土位中,人有土性中德谓“忠”,所以中国文化,言黄谓“忠”。

人心不忠,称不得黄;离了黄,不具中。臣要言“中”,要行“中”,即要“允执厥中”行中庸之道,不前不后、不左不右、不上不下、适可而止,不柔不刚,且柔且刚,柔中有刚,刚中有柔,要贯穿于臣的言行举止里。这样才能使各式各样层次的人都能顺利地接受;既能容得好人,也能容得不好的人;适应好的条件,也适应不好的条件,甚至恶劣的条件。能在各种复杂的环境里,且中且正地保证生命、生存、生活的畅通无阻。

下美为“裳”,在下修德诚敬。

不修饰下体之裳,算不得恭敬。要取得下美,必须修饰,才谈得上恭敬。修饰,即是修德,修德即修心,世界是天下的,不是属于哪一个人的,要适应世界,就要修去舍去那些不适应世界的、唯利自己或小集团的,以为天下,为世界,用人心通天,用天性修人性,用天灵铸灵魂,修德应天,炼心为人,止行为众,于上恭敬,于下恭敬,于左恭敬,于右恭敬。

外与内和谐是忠,率真诚信做事是恭,诚敬培养这种品德才叫善,只有具备这样的品德才叫吉。

这位臣辅虽然不是君主,不是主,位居尊位,不需要明言,已是君主形象与意志的代表。实际上,已成为群众拥护的首长,谦虚谨慎,外柔内柔,柔和行大地之德,行刚里之柔,奉行中善之美,充诸于内,见于乎外,要保持对上下左的恭顺,而且善于修心,奉行中庸之道。能如此,当然无所不从,无所不顺,所以其象如此,其果大吉。一善二忠三恭,这样,只有这样,才能达到为臣为辅的“大善”。善有小善、中善、大善之辩,小善为己,中善为家,大善为国。“大善”,称为“至善”。为臣的“至善”是“大忠”,“大忠”是“至忠”。臣为忠臣与良臣之别,良臣是与君统一与天天统的国家栋梁,是为臣为辅的最高层次。


【中国臣道】第六:如临深渊 为臣知天

居的位置越高,危险性越大。臣辅的位置之高之重,掌握了实权,可谓春风得意。位高则危,这时候,盛大之极,阴气凝重于外,向外飘散,被阳气包围,却处在极处,物极必反的天道,这这儿等着了。

为臣为辅者,不可独天,不能过天,不要功高震主。如果说胳膊粗过大腿,那样就要失调,就不成比例了,就没有了和谐,在于必然盛极必衰,遵循物极必反的规律走向反面。做了臣辅,就是骑在了虎背上。

月亮圆了,月亮紧接着是要亏的;太阳该升起了,太阳一定要落山的;黑夜过去了,白天到来了。生气将尽,道穷了,天道注定,阴消了,阳长了。再往前走一步,阴阳相交,而见“血”了。

臣辅之位高居顶点,殊不知顶点上是个风口,弄不好就要被狂风卷去。所以《易经·坤·系辞》中有杀气腾腾的“龙战于野,其血玄黄”,阳对阳,刚对刚,往往是一个血淋淋的后果。

这时候,尤其是要谦虚谨慎,既始终要行柔顺之道,要颤颤竞竞,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不论位居何等的高贵之位,千万不要失柔臣顺辅之德,一旦失去臣德,还何臣辅之有呢?


【中国臣道】第七:臣道大道 地久亘长

天大,天高,天公,天尊,天长。地承天道、天命、天性、天心、天理、天德,奉行天命,维天象,维天道,维天性,维天心,维天理,维天德,与天一,顺天而作,呈柔现顺,无私奉献,包容万物,负载万物,长养殖万物,所以地久。

中国王道决定中国臣道,中国臣道反过来又决定中国王道,中国王道与中国臣道相辅相成,互为因果,决定了中国命运。没有明君,没有良臣;没有良臣,没有明君。

为臣为辅者,具有大地的德行,就能为天下、为民族撑起一片蓝天,像大地一样亘久远长,千古流芳。

《易经》64卦唯乾坤二卦有“用九”“用六”,研究学习《易经》关键是用来治国。治国是治官,治官是治臣,“臣”是古代对官员的称谓。如何治天下治国,中国文化在乾坤二卦讲得明白,这大概是《易经》千古的原因吧。


中华伏羲文化讲堂

主办单位:中华伏羲文化研究会淮阳研究中心

best365验证金额填不了_best365赞助中国_世界杯best365


《易经.坤卦》原经解读

杨复竣

? ?《易经〉64卦揭示了天道,天道即宇宙规律,其包括自然科学规律,又包括社会科学规律。乾坤二卦是一个相辅相成的统一整体系统,换句话说,讲《易经》既不能单独讲乾卦,也不能单独讲坤卦,两卦一本、天地归一是万事万物的本质。乾离不开坤,坤也离不开乾;上离不开下,下也不开上;彼此分离,各自独立,乾坤都失去了整体系统的全生,同时也失去了生命、生存、生活的可能。作为社会科学,治世就是治官,就是富民。坤卦讲的规律是讲给副省长、副县长、副部长、副局长、副校长、副院长、副经理等等第二把手听的道理:奉天承命、奉天正命、安分守命、顺天休命,诚敬慎行,以保和大全,全天下生生不息。


?坤卦(下坤上坤):

【原经】元亨,利牝马之贞。君子有攸往,先迷后得主。利西南,得朋,东北丧朋。安贞吉。

一,【卦辞纲释】:

伏羲揭示了宇宙有两个密码,一个阴码,一个阳码。《易经·序卦传》说:“有天地而万物生焉”。《易经》第一卦是由六个阳码组合成的乾卦,第二卦则是由六个阴码组合成的坤卦。乾坤二卦是《易经》的门户。第一卦是乾卦,讲的是“为君为帅之道”。第二卦是坤卦,坤卦的上、下卦全是坤,组成了一个性格柔顺的团体,讲的是为臣为辅之道。

坤卦六个阴爻相叠,六爻中间,不偏不倚,有一个通天的天路,正直而不曲,径直向上,气通乾天。天是创始万物的根元,地是创造万物的根元。

? ?上乾下坤,上天下地,天象不可断,用阳爻、连画象示;地可断,用阴爻、断画象示;断画是由两个连画组成的,象地由天生。这就是阴中有阳,阳中有阴,负阳抱阳的道理。这是《易经》天道的根本道理。

天是一,地是一;天是阳,地为阴。阳是一,阴是一,孤阴不生,孤阳不长。万物是由阴阳交合一而成,万物由天地交合而生。如果没有天地阴阳的交合,万物不生,万事皆休。所以,天是大一,天是伟大的;地是大一,地是同样的伟大。

地具有柔顺的个性,顺从乾天的阳刚意志,创造万物,赢得了至大、至善、至厚、至重的称誉。

地安祥地、执着地顺天顺主,善于后,不善于先;不是不能先,而是顺天的德行所至,自觉位于后,自觉不先。

坤地具有虚怀若谷、包容山川万物的德行,高山能纳,大海能容,草木不弃,飞离、走兽、游鱼尽为所有。这位胸怀阔大的、气魄伟大的母亲,把万物视为儿女,公允地善待,公正地给万物各各一个恰如其分的“安乐窝”,以慈母般的爱抚,呵护万物顺天生长,默默无闻执着于母爱。

所以,地称“元”,其意柔顺地承天,这是最至尊的德行。

所以,地称“亨”,其意是地只有忠心耿耿地承天奉命,创生万物,才是最大的顺,最大的成功。

地只有顺从天的意志才能德行宽广,创造万物、承载万物、包容万物。地与天合作,顺从天,才能创造成一个万物亨通、同生共长的和谐世界。

卦辞说:“利牝马之贞。君子有攸往,先迷后得主。利西南,得朋;东北丧朋。安贞吉”。

坤象地,象牛,牛的性格温顺。“牝马”是雄健的壮马。为什么称坤为“牝马”,不称“牝牛”?因为马的性格忠诚且顺从,所以称坤为“牝马”。地的职能是承顺天的意志,创造万物,像牝马既忠诚无二,又温顺而健行。阳先阴后,阳主“义”,阴主“利”。所以称“利牝马之贞”。这里用“牝马”象意坤顺从柔顺的性格。

西南,阴方。东北,阳方。安,是顺的结果;贞,是健守的结果。如有所往,则“先迷后得主”。“主”,主导,主于利,往西南则“得朋”,往东北则“丧朋”。爻辞中的“利西南,得朋;东北丧朋。安贞。”这是因为在伏羲八卦中,西方是兑卦的位置,东南方是巽卦的位置,南方是离卦的位置。巽、离、兑分别像征长女、中女与少女,与阴坤都是同类的阴朋友,而东方的震卦、北方的坎卦、东北方的艮卦,分别像征了长男、中男与少男,他们都属于阳性。所以,在东北方向就会失去朋友。爻辞的原意是君子创大业开始无所适从,要向西南寻找自己的同类伙伴,不要向东北,柔顺地跟随天道规律。

上天下地,上下相对,一阴一阳,一虚一实,相辅相成,天阳刚地创始万物,大地以柔顺而纯正的德行负载万物,养育万物。天生地长,方有世界。这种敦厚包容、把天的成功视为地的成功的德行,是为臣为辅的行为与德行的楷模,道出了“为臣为辅之道”。这里说明三个问题:

其一,为臣为辅者要效发地承天命的柔顺精神,要柔顺地从君从帅,安祥而纯正地执行君帅的旨令,忠实地追随而不超越。能够不图名,甘愿为臣;不求利,甘愿奉献;不求上,甘愿意居下;不与主争,不与主比,不求为君为帅为主,甘愿为从为辅。为臣为辅,就是地的德行。

其二,为臣为辅者要效发大地的无私奉献精神,博大包容,大地般地安静、谦虚、谨慎,不要名,有名;不要利,有利;不要位,有位;从主辅主,则大业可成。

其三,为臣为辅者要效发大地的德行,立善为本,博爱万物,爱及人人,切切实实地行走在中庸大道上,紧紧在团结群众,圆满地承受上命。

坤卦之数:0+0+0+0+0+0=0

? ? 零,是无数,什么也没有有。同时也是一种状态,是太极状态的全息。不是没有,是可以无限的有。这里蕴藏着辽阔的可容纳空间。臣之数是零决定,为臣为辅者不要在财富与权欲上贪婪。清正了表面上没有,其实什么都有;反之,贪婪了,表面上有,其实什么都没有。如果说坤拥了数,就不是坤、失去了臣的本质,其命休矣。坤道千古,古往今来如此,如此如此,如此而己。

坤卦阴卦,以六二为卦主,五行属土。

【白话】:坤卦,柔顺亨通,利于母马的贞正。先迷路,后来得到了领路人。在西南方得到朋友,在东北方会失去朋友,安静贞正吉祥。


二,【原经象数理变化释义】:

⒈【原经】:初六,履霜,坚冰至。

存在因素:

一则初六位于全卦的第一位,一,奇数,阳数,情刚;初六,性刚情柔。

二则初六柔爻居于阳位,不得位,位置不正当。

三则初六居于内卦的最下层,不中。

四则初六与坤卦全阴的大环境相迎相合。

行为准则:

象辞提示:“初六,履霜,坚冰至。”这是打个比喻。六,阴爻的称呼,阴数六老而八少,所以称谓阴爻为六。

霜,阴气所结,盛则水冻而为冰。此爻阴生于下,其端甚微,而其势必盛,所以其象如“履霜”,则知“坚冰”将至。踩在霜上,不久就会出现坚冰,这是阴气开始凝聚,必然要出现的结果。阴阳造化之本,不能相无;而消长有常,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然而,阳主生,主道;阴主杀,阴主长,其类不同。阴之道始于微弱,积弱而长,以健顺仁义属明,而无偏主。初六阴爻,与上卦的六四相应,全力尽职民尽辅,但中有六二、六三相隔,在这种情况下,尤其是要小心。

象示说明:

其一,为辅为臣首先要明确自己的位置,是在最下层,不是最上层;是幕后,不是幕前,开始就要潜下身来,不要想出头露面。

其二,为辅为臣要具有大地的承命德行,柔顺奉君,臣从君命。小心谨惧,不要越主,

其三,伴君如伴虎,面君如履薄冰。地位决定为臣辅的不易,为辅为臣要善察几微。头脑要很清楚、敏感,要防患于未然,踏上寒霜,就要知道寒冷马上该来了。身处“寒地”,首先要知寒;如果不知寒,不早早做好防寒的充分准备,或者说想刻意表现自己而想出头露面,那就有被暴露冻死的可能。

要见微知着,要抢在事情发生之前,就要堵塞不利的事情发生。否则,作为一个为臣为辅者,事情还没有开始,就发生不应当发生的事端,上级一定会讨厌的,何为臣辅呢?

【白话】:初六,踩踏了霜,就知道坚冰季节快要到了。


⒉【原经】六二,直、方、大,不习,无不利。

有利因素:

一则六二位于全卦的第二位,二,偶数,阴数,情柔;六二,性柔情柔。

二则六二以柔爻居于阴位,得位,位置正当。

三则六二以柔爻居于下卦的中位,得中。

四则六三与全坤的全阴大环境相应相融。

行为准则:

六二阴爻、阴位、阴数、性阴情阴,得位,得中,与柔道明君六五同阴相应,具有为臣的三大美德——“直、方、正”。

所谓“直”,柔顺正固,坤之直也。指坦率,心诚专一,一心一意,忠诚无二地全力以赴。

所谓“方”,赋形有定,坤之方也。遵守法规,遵照执行上级的指命,不越规,奉令则行,得令则止,是个照规矩办事的臣辅。

所谓“正”,德合无疆,坤之大也。指天,指地,即天德与地德,也即是大公无私。作为臣辅即能够奉行大地的德行。

六二柔顺而中正,又得坤道的纯正,具有此三德。

“不习”,是指没有歪门邪道的习惯,没有沾染旁门左道的恶习。能这样放弃个人利益,不斤斤计较个人得失,无为而无不为,上德不得而得,不追求功利,而无所不利,无往不胜,没有克制不了的困难,没有办不成的事,没有办不成的大事。

六二是下卦的主爻,同时也是全卦的主题与中心,揭示了为臣为辅的中心问题是要柔顺地承爱上命,保持为臣的三大美德——“直、方、正”。

【白话】:心诚专一,遵循天道,无私奉献,不沾染歪门邪道的习惯,无所不利。


⒊【原经】六三,含章可贞,或从王事,可成。

存在因素:

一则六三位于全卦的第三位,三,奇数,阳数,性刚;六三,性柔情刚。

二则六三柔爻居于阳位,不得位,位置不正当。

三则六三居于下卦的三位,失中。

四则六三与全坤的全阴大环境相应相融。

行为准则:

? ? 六三阴爻,阴位,不得位,且不中;阴气上升到了地面,容易被阳风吹散。环境恶劣,位于上坤与下坤卦之间,上不上、下不下,地位难堪,其性柔情刚,又是动象。

这样的臣子实在难为,其动象说明臣辅又必然有所动,如何作为?有些犹豫,画了一个问号又一个问号,疑惑地承受上命。

这样不是不顺从上命,多问几个为什么,是为了更好地顺从上命,显而易见非常谨慎。这是处在如此环境唯一正确的选择。

“章”,即文采。“含章”,内含章美,含而不显耀。“可贞”,保持贞正。“或”,疑惑。“从王事”,跟随王做事。

相信正道必胜,固守正道,坚持臣道,含章不露,保持美德而不向外张扬,不要急于求成,不要急于为天下先,更不要为领导之先,要甘居人后;不要贪天之功,更不可图名图利,要安于柔顺地伺机。

不论眼下如何,都不要着急。要始终把保持正固是根本,不失臣道,忠实地奉承上命是为臣的本份与天职。

这样,表面看来不要名,实际上有名;表面看来吃亏,实际上并不吃亏;表面上看来不成,其实是成;咋一看是小成,其实是大成。这样,只有这样,才会有好的结果,后来必有所善终,

【白话】:六三,含章不露,固守正道,择从王事,前无所成,会有善终。


⒋【原经】六四,括囊,无咎,无誉。

有利因素:

一则六四位于全卦的第四位,四,偶数,阴数,情柔;六四,性柔情柔。

二则六四以柔爻居于阴位,得位,位置正当。

三则六四居于上卦的第一位,不中。

三则六四与全坤的全阴大环境相应相融。

行为准则:

六四,阴爻,阴数,阴位,不中,处于坤卦六爻全阴之中,作为臣子位于六五之君之伴,伴君如伴虎,十分危险。

如何办?六四性柔情柔,还是谨言慎行为是,少说话或不说话为好,歹不言、好不说为善。

这样做不是为臣辅的消极,而是处境决定,就应当执行这样的法则。不是不想讲,而是不能讲,讲了等于不讲,或者说讲话会造成不必要的误会;不是不想做,而是不能做,或者说做不成,会弄巧成拙,动则得咎,不动则无咎,明哲保身就是前进。

在这时候,不要考虑名誉,不要名誉就是名誉。所以爻辞称“六四,括囊,无咎,无誉”。

这里实质是告诫人们,臣临君下,尽管所面临的是一个柔君,也要戒慎戒惧地十分小心,因为位置不中不正,下面又无群众相应援。一个这种处境的臣辅,还是象辞中所说的“括囊”为是。“括囊”,说的是结紧袋口,使囊中之物不外露。这就是守口如瓶,缄口默为,不声不响,也有声也有响了,无为而无不为。

谨言惧行,韬光养悔,虽无咎无誉,但平平安安。这是特殊环境下的平安是福。这是适机为臣为辅之道,否则会有不测之灾。

【白话】:六四,扎紧口袋,没有过失,不求荣誉。


⒌【原经】:六五,黄裳元吉。

有利因素:

一则六五位于全卦的第五位,五,奇数,阳数,情刚;六五,性柔情刚。

二则六五以柔爻得中,得中。

三则六五柔爻,同坤大阴,大环境很好。

行为准则:

不利因素:

?六五柔爻居于阳位,不得位。

行为准则:

? ? 三则六五上面是穷途末路的上六,常有小言。对其很有影响。

象辞中提示:“六五,黄裳元吉。”“黄”,在中国传统文化“五行说”中,东木,色青;南火,色红;西金,色白;北水,色黑;中土,色黄。所以,“黄”,是中的颜色;“裳”,指下身的修饰。上美为元,中美为黄,下美为裳。“元”,是最大的善,上善,是上美。心里不忠,算不得黄色,黄是中美;在下不修饰下体之裳,算不得恭敬,“裳”是下美;外与内和谐是忠,率真诚信做事是恭,诚敬培养这种品德才叫善,只有具备这三种品德才叫吉。

此时此境六五不是君,这是为臣的最高地位,真也是春风得意,名利双收,显赫天下。其阴爻,阴位,以柔居于上卦之中,位居尊位,外柔内刚,性柔情刚,位置不正。但奉行中顺之德充诸于内,见于诸乎外,群阴的统帅,谦虚谨慎,具有柔顺之德,能够保持对上下左的恭顺,而且善于修德,奉行中庸之道。能如此,当然无所不从,无所不顺,所以其象如此,为大善之吉。

“黄裳元吉”是喻辞,指为臣为辅者要做到三条:

一是做到“元”,即大善,要与人为善,善道即天道,承上命为善;

二是要“中”,即行中庸之道,要行人道,这是最为主要的为臣为辅之根本;

三是“裳”,要修饰,即要修德。

此三大德,具体说就是一善二忠三恭。这样,只有这样,才能达到为臣为辅的“上善”。“上善”若水,能够做到这样的“上善”,是为臣为辅的最高层次。

人要以善为本,行善于之人,必有余庆;不行善之人,必有余殃。人生如闪电雨露,人不论走到哪一步,都是善行的积累的结果与归宿。

【白话】:六五,善、中、恭,大吉。


⒍【原经】上六: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存在因素:

一则上六位于全卦的第六位,六,偶数,阴数,情柔;上六,性柔情柔。

二则上六柔爻,同坤大阴。

三则上六居于上卦的最后,失中。

四则上六位居高端,阴爻阴气将有散尽之危。

象辞中提示:“上六,龙战于野,其血玄黄。”上六位于上卦的最后一爻,同时也是全卦的最后一爻,位阴爻阴位,阴气凝重于外,向外飘散,被阳气包围吞杀。盛极必衰,物极必反,走到这一步,在全卦最外,阴盛之极,处在极处,无路可走了。

《易经》讲的是宇宙天道,月亮落了,太阳该升起了;黑夜过去了,白天到来了。阴,若指黑夜,那么黑夜尽了,白天就到来了。刚爻为龙,地为野,飞天的龙阳刚行天道,上六位极,阴气将尽,道穷了,天道注定,阴消了,阳长了。再往前走一步,阴阳相交,就是阴阳交战,形势不利,将临被吞杀而见“血”。位高则危,功大则危,而临物极必反的兵临城下,血淋淋的现实呈现在面前。所以称“龙战于野”。

天色为“玄”,地色为“黄”,古有“天玄地黄”之说,所以称“其血玄黄”。“血”,是谁流的?是胜者,还是败者?当杀不杀?当战不当战?其实,“血”色,有“玄”,也有“黄”,是二者的中合之色。

作为坤卦,讲的大地顺承天命之德,说的是为臣为辅之道,最后一爻的爻辞杀气腾腾,出现了一个血淋淋的后果。这是为什么?《易经》揭示的是规律,是一个“宇宙代数方程式”,万物莫不适用。为臣为辅者,位高居顶点,功高震主,胳膊粗过大腿,那就失调,就不成比例了,没有了和谐。不谦虚谨慎,居功自傲,必失臣辅之德,必失大地承天命之德。功大莫过韩信,天下一统,刘邦以巡游为名,要诱杀韩信,至今淮阳有平信桥,提醒后人,功高震主而失慎是要掉头的。

坤卦六个断画密码组成了一个全方位的整体。这个全方位的坤卦整体,中间有一条通天的天道。在天道面前,不论处于何等崇高的地位,都不可呈刚。这就要战胜自已,保持为臣为辅的柔顺,继续顺天承命。作为臣辅如果说与天道相战,其名为“逆上”,即逆天道也!如果与阳争,不论大事、小事,不论家事,国事,岂有不流血之说?天道大定,自路已穷,哪有两败俱伤之说!与天道对战,与天叫板,敢与天斗,反抗一番,断定是垂死挣扎,到了最后,岂有善终?这种下场是不识天道物极必反的结果,是咎由自取的飞蛾投火,自取灭亡。

【白话】:上六,龙争战在郊野,流出了玄黄色的血。


⒎【原经】用六,利永贞。

“用六”,“用”日用,应用,用则新,今日新,明日新,天天新;日日新,月月新,年年新;新就是世易时移之变,道坤道行柔道而顺则生生不息。乾卦有“用九”,坤卦有“用六”。用九以见天则,用六以见地则。“用六”,就是用阴、用柔、用顺。

上天下地,上君下臣。所以,乾坤二卦是《易经》的门户。天下君为首,天下臣为辅。没有天,万物不生;没有地,万物不长。没有君,天下无道;没有臣,君何能君临天下?坤卦纯阴而居首,为臣为辅者要柔顺,要承顺上命,顺从天道,“与天地准”,一柔二顺,坚持、坚信、坚守,才能天长地久。

【白话】:用六,适于永久地正固。


本文网址:http://www.fuxiwenhua.com/show.asp?id=528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