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复兴 > 正文

文化战略,生命战略

作者: 来源: 日期:2018-12-10 9:09:09 人气:13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

生命,人人关注,人有生命,民族有生命,国家有生命。生命,有之则生,去之则亡。生命战略第一位的重要。

树,从苗见至成参天大树而朽,谓一生。大树底下可纳凉,但大树下不允许任何它树生长,这就是俗话说的“树不在树底下,人不在人眼下”。

万物生命同理。人来到这个世界,从生到死一生同树生命无异。这个世界上,若不如他,他看不起你;若同于他,嫉妒、诽谤你;若高于他,千方百计打击、消灭你;若强于他一百倍,高高在他头上够不着你,他才仰视你。这种仰视,不是仰慕,而是仇恨,是无可奈何;虽然他不承认你的存在,值得庆幸的连上天都同意你独领风骚,但不要忘记,你面对了一个不容你的对手,要有危机感,因为随时有打翻你的可能。

树大树高易折,上天提醒不允许仅此一棵,须成林,大树成林而森林,方能适应强风暴雨的摇拽、霜冻冰雪摧残,此谓“树立”。众树成林是“树立”,由此大地上才有森林。

中国“树立”的世界观与人生观是什么?伏羲画八卦画出来了,八卦乾坤、坎离、震巽、艮兑八个符号八物是一个生命整体--整体生命大统一全息律--“社会价值”。其意: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天下利,利天下,天下平,天下等,天下公,天下同,无尊无卑,无贵无贱,无穷无富。伏羲“以卦(规律)治天下”,与上天和,与下地和,与人和,与天下社会和。

伏羲时代长达3000年。为什么如此长久,伏羲治道是什么?历代都在研究,最着名有两个代表人物,一个是秦国宰相商鞅,他奠基了秦始皇,一个司马迁,他写了《史记》,功垂千古。商鞅在《商君书》、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都说是“伏羲教而不诛”。伏羲“教”什么?教天下知行天道。

天下统一信仰上天、天下统一信仰龙,以信仰走进人心,以信仰管理人心,天下信仰归一,天下人心归一。天生心,心源天,天生万物,心创世界,心有万有。

伏羲之治,一个“教”字,这是中国祖训。信仰挂帅,抓住人心,施教上下,教化天下知行天道而天下平,不杀一人而天下治。

通了天道,通了天数,通了天理,通了天性,通了神明,也就是通了规律,就能够“尚象制器”,不断创造,不断创新,开辟新时代。

《易经·系辞下》第三章说“古者庖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作结绳而为网罟,以佃以渔,盖取诸离。”

“庖牺氏之王天下”,“氏”指男子,伏羲结束母系社会,开辟父系社会是创新。

伏羲“作结绳而为网罟,以佃以渔,盖取诸离。”伏羲以离卦之道发明了网罟。创造网罟了不得,网罟象蒸汽机、原子弹、计算机一样改变了一个时代,人类由旧石器进入了新石器时代,打猎的剩余,牛马羊鸡鸡犬冢“六畜”的出现,出现了部落村、家庭,人类不再食不裹腹了。创造网罟,改革社会生产力,是创新。

伏羲始正人伦:“上古男女无别,帝制嫁娶,以俪皮为礼,正姓氏,通媒妁,以重人伦之本,而民始不渎。”伏羲自姓为风,制嫁娶,立第一部婚姻法,始创一夫一妻。是创新。

没有天道,没有信仰;没有信仰,没有天道;有了信仰,才信仰天道;信仰了天道,才有敬畏;有了敬畏,才知方圆;知了方圆,才知规矩;知行规矩,才会心诚悦服;有了心诚悦服,才能迸发天道、天性、天理、天力;拥有了天道、天性、天理、天力,才能创造创新,创造新时代。这就是有其因,才有其果;有其教,才有“教”之果。古往今来,凡是能获万世敬仰的大成功、大发明、大创造、大创新,都是知行天道规律的人,都为为天下的人。没有哪一个不行天道的跳梁小丑窃贼小人为私为利获得大成功、大发明、大创造、大创新就是最好的史证。

凡是利天下的真理,天下必会效法继承,换句话说,凡是传下来的都是人类生命生活生存的自然选择。远古没有方字,伏羲八卦却刻在古人的心里、融化在古人的血液里,世代继承弘扬,伏羲以降炎黄尧舜等三皇五帝代代相袭伏羲之教,代代能发明创造。

《易经·系辞下》第三章说“庖牺氏没,神农氏作,斲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耜之利,以教天下,盖取诸离。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盖取诸噬嗑。

“耒、耜”创造之教--源于卦。“斲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耜之利”中国农业时代出现了。

“日中为市”创造之教--源于噬嗑卦。

“神农氏没,黄帝、尧、舜氏作,通其变,使民不倦,神而化之,使民宜之。易,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是以自天佑之,吉无不利。”

“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盖取诸乾坤。”“垂衣裳”创造之教--源于乾坤二卦。

“刳木为舟,剡木为楫,舟楫之利,以济不通,致远利天下,盖取诸涣。”“舟楫”创造之教--源于涣卦。

“服牛乘马,引重致远,以利天下,盖取诸随。”“服牛乘马”之教--源于随卦。

“重门击柝,以待暴客,盖取诸豫。”“重门击柝”创造之教--源于豫卦。

“断木为杵,掘地为臼,臼杵之利,万民以济,盖取诸小过。”“臼杵”创造之教--源于小过卦。

“弦木为弧,剡木为矢,弧矢之利,以威天下,盖取诸睽。”“弧矢”创造之教--源于卦。

“上古穴居而野处,后世圣人,易之以宫室,上栋下宇,以待风雨,盖取诸大壮。”“宫室上栋下宇”创造之教--源于大壮卦。

“古之葬者,厚衣之以薪,葬之中野,不封不树,丧期无数,后世圣人,易之以棺椁,盖取诸大过。”“棺椁”创造之教--源于大过卦。

“上古结绳而治,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百官以治,万民以察,盖取诸夬。”“书契”创造之教--源于夬卦。

《易经》系辞史传是孔子撰“十翼”大作之一,记载了上古三皇五帝时代的发明创造伏羲八卦、网罟、耒、耜、日中为市、垂衣裳、舟楫、服牛乘马、重门击柝、臼杵、弧矢、棺椁、宫室、书契等等,上述14项都是上古、中古即新石器各个时代惊天动地的发明创造--这就是中国远古文明具指器物,大多为百年考古发现所证明。发明创造的本身是天道,是规律,是天道与规律知行之教。

伏羲八卦--天道、规律--信仰--古人思想、精神、意识的总开关,创新创造的源头活水。

网罟--改变了一个时代。

耒、耜、臼杵--改变了一个时代。

日中为市--时代发展的催化剂。

舟楫、服牛乘马、弧矢--改变了一个时代。

垂衣裳--人类文明标志之一。

宫室--敬天祭祀文明、氏族公社政权之所。

棺椁--孝祖人伧文明标志之一。

书契--人类文明标志之一。

日月运转,乾坤变化,历史前进,任何时代都不能永驻,“天下”发生了太昊与伏羲的融合,太昊伏羲与炎帝的融合,黄帝与蚩尤的融合,黄帝与炎帝的融合,禹征三苗的融合,不论发生了什么样规模的战争,从弘观大历史看,无不是为了天下大统一,都是伏羲八卦“整体生命全息的大统一”--“社会价值”的归一体现,正是由于三皇五帝大统一奠基的中国雏形,才有今天的中国,才有今天的中华民族。

夏始国家出现,夏《连山易》,商《归藏易》,周《周易》,汉以后的《易经》至明清,是伏羲八卦之体、之天道、之规律、之“整体生命全息的大统一”教化的流传,从远古的天下到中国,世代王朝在盛衰兴亡的改朝换代中革故鼎新,其顺天道都则长,逆天道者则短,哪怕是对中国做出巨大贡献的秦始皇也逃不脱,不论王朝长短,社会都往前迈了一步,历史在波浪中前进,社会不断发展,中国生生不息,保持中国大统一。至有14世纪前,中国是人类史的文明古国、大国、强国,中华民族所到之处都不无是对人类的无私奉献,但从来没有侵略任何一个弱小民族与国家。

中国历史说--“整体生命全息的大统一”--“社会价值”--是中国生命、中国治道--中国国魂、中华民族魂。这是中国历史别于它国的选择,这是中华民族别于他民族的选择,这是世世代代中国的生命选择。这是中国史训。

中国之所以成为人类史的文明古国、大国、强国经验,在于中国治道,治道就是治世,中国治世就是治官,中国治官在于教化官员,继承历史、继承中国文化“整体生命全息的大统一”--“社会价值”,用中国文化、中国精神、中国思想、中国情操、中国创新铸造中国国魂、中华民族魂。历史证明,胸怀民族与国家就出大国领袖如周公、秦皇、汉武、毛泽东,就出文天祥、岳飞、史可法、戚继光等民族英雄,就出焦裕禄、王进喜、雷锋等好榜样,就出钱学森、袁隆平、屠呦呦等大科学家,反之,心里只有个人与小集团,装不得装不进、容不进容不得民族与国家,就要出窃国大盗、奸臣贼子,祸国殃民。这是中国国训。

教化,是教育、教训、教导、教养,中国教化是大道教化,“传道、授业、解惑”三大使命。“道”者,天下为公;“业”者,民族大业;“惑”者,平天下治世之不解。中国近代史上,中国教化在学校,众所周知的原因,失去了中国文化、中国创造、中国创新,培养一代又一代高分低能的高学历俗人庸人。

当代提出复兴中国传统优秀文化,是中国文化战略,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然而,这是一个艰巨的、复杂的、沉重的关系到民族命运与国家命运的巨大工程。

中国国魂、中华民族魂是中国文化的总开关,而中国信仰是中国国魂、中华民族魂的心脏。一旦信仰崩溃,就道德缺失、正义缺位、人心不归 ,中国历史上的信仰直至先秦大量史料记载是上天信仰、中国龙信仰而治,汉至明清天道信仰支撑中国而统。中国文化丢了,中国信仰大厦崩塌了。

2013年省政府要编一本《根在中原》,第三章“中华龙”分给了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与周口市,周口市分给了淮阳,社科院的专家说“杨老师是研究伏羲与中国龙专家,由杨老师一个人承当可了”!当我看了所拟全书纲目分章,发现第二章中国始祖是黄帝,立即提出“错”!要与主编探讨,有关同志说,“你写你要写的”。我说“没法写,中国是龙的国家,龙的信仰,中国龙鼻祖是黄帝吗,如何下笔?”后想也是,我按我的写,待主编面见再说。见,谈了两个小时,主编大抵对中国远古史生疏,听后同意太昊伏羲是中国始祖。招待宴上,一位领导敬酒对我讲:“杨老师,谁是中国始祖,上面说了算,何必那么认真。”主编听了笑笑,我真也哭笑不得。

2018年5月,河北省邀我去讲课,课下,一位老将军对我说:“伏羲文化是中国文化根,中国的命根子,但贪官不会听,当代的官,有钱人同样不会听,你讲伏羲文化,他不反对不支持,就是好的了。”

一位领导更直言“中国传统文化80%净是糟粕”!

书生啊书生,秀才见了兵。半个世纪钻在在中国经典里,走出来又看西方世界,研究伏羲《易经》伏羲文化,为太昊伏羲是中国始祖正名,是中华龙的鼻祖正名,是中国文化始祖正名,《易经》是中国根文化正名,为天下立心,为往对继绝学,为天下开泰平,为民族做点事,以尽文化良心,一些人竟以为不识趣“唱反调”,该想想为什么了。想了再三,大抵四条:

1. 在中国历史长河里,以太昊伏羲为中国始祖的“中华大祖谱世系”世代相传了2000多年,当代提“炎黄子孙”,与时代唱反调。

2. 以伏羲八卦为理论的《易经》是百家文化根,它于自然科学是基础理论,于社会科学同样是基础理论,于社会生产力讲,就是发掘《易经》的大数据系统理论不断发明创造,不断创新“尚象制器”。而其社会价值是世界观、人生观的决定因素,经世治国之本,关系国家民族命运。而那些既得利益者不讲“社会价值”,而是为个人私利,贪官昏官及他们背后的资本家,他们听了为“社会价值”简直是要他命的骂人,他们不愿听、不会听,正如将军所言“有的领导不反对就不错了”。他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继续为西化唱赞歌。

3. 教育的灵魂被西化了,尽管他们之中有一小部分中国文化学者,但不得主流,没有起到应当主流的主流作用,更为悲惨的是他们继续背民族去国家名利诱惑我们民族的未来,致使中国学子高分低能,失去了创新创造精神,出不了各种各样的“大家”。

4. 1987年复兴中国文化以来,中国易界随时代参加了时代浮燥大合唱,不去研究《易经》的中国大道理论,不去用来经国治世,不去用来“尚象制器”的发明创造,却以风水算卦追求个人小集团服务,糟蹋了中国文化。

在复兴中国优秀传统文化面前,我们并不气馁:

1,中国文化是“天人合一”的文化,有顽强的自我修复性,上天有什么,中国文化有什么,宇宙有自我修复的功能,中国文化同样有自我修复的功能,中国文化一定可复兴、要复兴,什么巨大的反对势力也挡不了,--中国文化合天道、天理、天性、天心。

2,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党章铁定的是社会价值、为天下、为人民,--中国文化合国心、合党心。

3,中国人民追求的是社会价值,--中国文化合中国人心、合民心。

用中国国魂、中华民族魂即中国文化铸造我们的民族未来,这是关于民族国家命运的大计。今天十八岁的学子,20年后,中国就属于他们了。有什么样的民族未来就有什么样的中国,他们决定了中国命运。

有人说,历史没有对与错,大抵凡是历史发生的都是规律所发生,没有必要去指责。所以面对历史与当代以进退,则是高明的选择。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复兴中国传统优秀文化,是复兴中华的文化战略,不论尊贵,不论贫富,也是中国人人的担当,国在人在,亡国为奴。当代中国是世第二大经济大国。称霸世界的美国,始终把中国当成对手,是“纸老虎”,还是活老虎?历史、过去、今天,他们在做对什么,我们在做什么?有五件事令人思索:

一、1900年又爆发了以农民为主体的轰轰烈烈的反帝爱国的义和团运动。义和团运动起自山东,迅速发展到直隶、天津、北京,引起帝国主义列强的恐慌。它们决定亲自出兵镇压义和团,英、美、日、俄、法、德、意、奥八国组织联军侵入中国。1901年(光绪二十七年)9月7日,奕匡、李鸿章全权代表清政府,同这11个国家在北京正式签订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主要赔了九个国家,按赔款数量多少依次为沙俄(13037万两)、德国(9007万两)、法国(7088万两)、英国(5062万两)、日本(3479万两)、美国(3294万两)、意大利(2662万两)、比利时(848万两)、奥匈帝国(400万两)。

我们是一个延续了几千年的国家,最后却由于政府无能而蒙受这样的耻辱和灾难,中国这么惨的大国在整个世界历史上都找不到。而每次看到这段中国历史,我心里都会非常难受。

117年前,美国人把部分庚子赔款拿出来让中国人去美国留学,同时还用这笔赔款建了一个学堂,一开始叫“游美肄业馆”,后来叫“清华学堂留美预备学校”,就是今天的清华大学的前身。美国人能会为强大中国培育人才吗?他们做什么?世界上有不吃羊的慈悲老虎吗?

二、112年前,提交给罗斯福总统的《关于向中国派出教育使团的备忘录》,这份对中国近代历史和文化影响如此巨大的文件(《中国商道——中国商人的长生久富之道》(中央编译出版社,2012年,原题:《詹姆士备忘录——用学术思想为美国商贸开辟道路》),直到2010年,才由北京大学教授翟玉忠和陆寿筠二位先生合作,全文翻译成中文。到底是哪些人在刻意隐藏这份文件?他们为何要隐藏?还要隐藏多久?诸多学人该动动他们奴化已久的脑子,认真想想这个问题了,这才是真正的“阴谋”。否则,中国知识界永远无法彻底摆脱精神殖民的境地!

三、65年前的1953年,原美国中情局局长、国务卿杜勒斯提出的对社会主义阵营搞“和平演变”《十条诫命》,已开始对中国文化下手。

四、28年前1990年,布热津斯基又开始为美国进行21世纪战略布局,发表了《美国的首要地位及其地缘战略》,上面赫然写道:这世界上没有什么对与错,只有国家利益最大化!他再一次预言:也许中国经济能在2050年左右超越美国,届时可能挑战美国,要瓦解中国,冷战形势下施行“和平演变中国”。

四、23年前的1995年,在美国旧金山,举行了一个集合全球500多名经济、政治界精英的会议,其中包括乔治·布什、撒切尔夫人、比尔·盖茨等大名鼎鼎的人物。他们一致认为,全球化势必会造成一个重大问题——贫富悬殊。 未来这个世界上,有20%的人会享有80%的资源,而80%的人会被“边缘化”。届时,有可能会发生马克思在100年前提出的,所谓的“你死我活的阶级冲突”。那将会是一个“要么吃人、要么被吃”的世界。布热津斯基说:谁也没有能力改变未来的“二八现象”,而要让20%的精英们高枕无忧,80%的人安分守己,就得采取麻醉、低成本、半满足的办法,卸除“边缘化”人口的不满,像安抚婴儿一般,给他们嘴里塞一个“奶头”。 这就是那个邪恶的阴谋——“奶头乐战略”(Tittytainment)。美国定位社会主义中国是他的敌人,与西欧为伍,投入大量财力人力培育、汉奸、伪军,再次启动了对中国文化战略,中国文化的一切都被唾弃成糟粕,而且培训一个居心叵测的“文化伪军”,让中国人忘记中国保家卫国的战争是一场儿戏;用奶嘴乐娱乐至死垃圾文化泛滥,炒作戏子明星,知识不值钱,文化不值钱,不学知识,不思进取,失去创造创新中国国魂。

中国文化教什么?美国教化什么?西化与“和平演变”是区别是什么?武装侵略与文化侵略有什么两样?目前国人对美国教化有多少人自觉接受、有多少人反对、有多少人听之任之?10年一代,我们几代人被西化?中国未来引向何处?不得不惊叹美国的文化战略家步步逼近!

?

?

附:北大翟玉忠教授:美国针对中国的超级战略武器——西方学术

?

学术成为一个国家的商业和政治工具,这在二十世纪以前的人类历史中极其罕见。只有在二十世纪以后,学术才成为美国攫取中国核心利益的超级战略武器。用美国着名教育家、伊利诺大学校长埃德蒙·詹姆士(EdmundJ. James,1855~1925年)的话说:“道义精神上的主宰比军旗更必然地为商贸开辟道路。”

这句话源于1906年初,詹姆士向总统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提交的《关于向中国派出教育使团的备忘录》。该备忘录开始只在私下流传,1907年被美国基督教公理会传教士明恩溥(Arthur Henderson Smith,1845~1932年)收录在《今日的中国与美国》一书。

实际上,詹姆士备忘录代表了当时美国朝野许多人的共同主张,即以学术思想为战略工具一劳永逸地征服中国。正是在该备忘录精神的指引下,美国政府(也包括其他西方国家)立刻行动起来,先是用庚子赔款的退款招收中国留学生,后来建立了“由美国移植到中国来了的大学校”(罗素语)清华大学,又在诸多西式大学的基础上创建各种专业学会和各类学术刊物,通过消灭中国本土学术生存的制度基础,达到全面控制中国精英精神的目的——今天西方强国近乎完全实现了在道义精神上征服中国的宏大战略构想。

具有表现为,对于1908年美国国会决定用庚子赔款的一部分“帮助”中国兴办教育,即史称的“退款兴学”,有些中国知识分子认为它既对中国有好处,也对美国有好处,所以不能称之为文化侵略;另一些知识分子则为美国人的善举感激涕零。比如诗人流沙河就为美国政府用庚子赔款设立的“山西基金会”,改革开放后仍为山西每年捐款20万美元感动得大哭了起来,并由此断言:“美国人是我们最好的朋友,中国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人。”(流沙河:《中国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人》,网址:http://news.ifeng.com/opinion/200711/1130_23_316832.shtml,访问日期:2011年1月27日)

再比如,《二十一世纪》网络版二○○七年十一月号(总第68期,网址:http://www.cuhk.edu.hk/ics/21c/supplem/essay/0707045.htm,访问日期:2010年2月20日)一位中国学者发文为詹姆士备忘录辩解说:“很久以来,不少人把这份备忘录,看成是美国对中国进行文化侵略的证据。我想,应该把它看成是一个美国学者向他的国家的进言,为其国家服务。说西方对中国进行文化侵略或文化扩张,要从历史的角度来具体分析。当时西方要拿什么样的文化向中国搞扩张呢?是爱因斯坦的物理学?是莎士比亚的戏剧?是平等自由的思想?是民主政治的观念?这些不是我们要吸取的吗!”

中国需要爱因斯坦的物理学,也不妨欣赏莎士比亚戏剧,更不妨了解一下自由民主思想(它适不适用于现实是另一回事),但这一切都不能以牺牲中国本土学术思想为代价。我们的本土学术是先贤对数千年历史经验的理论总结,失去了这一学术土壤,如何因革损益产生真正的“中国学术”?最多只有“在中国的西方学术”!今天,中国本土学术已经全都成了西方学术的研究材料,我们除了“吸取”之外还能做些什么呢?即使所谓的比较研究,也要按“西是中非”的既定标准进行,不敢越雷池一步。

2010年底,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的一位老师找笔者聊天,他说建立中国自己的学术体系太重要了。我说你的这个想法从何而来。他答:自己的单位与商务部有个培训外国专家(还有军人)的项目,作为老师,他突然发现自己没有什么可教人家的,因为中国所有的科目都来自外国,根本不能用来教人家。好在外国人来中国留学一般是为了方便学汉语,同时更多了解中国现实。

脱下了西学的好看新装,中国学术还剩下什么——所有这一切都来自美国用学术征服中国的战略——他们知道,这是最廉价,反抗最小,也是长期内最有效的殖民方式。在留下慈善之名的同时,可以作到不战而屈人之兵。

事实上,当时美国朝野推动用庚子赔款让中国青年来美留学,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美国长期的商业和政治利益,根本不是为了助中国实现现代化;他们要以学术手段,使中国美国化,使中国变成美国无形的殖民地,进而“赢得整个帝国”。

1905年,由于美国长期奉行种族主义的排华政策,中国商人和爱国人士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抵制美货运动。1905年6月,上海商务总会召集会议,作出了“不用米国(即美国——笔者注)货、不定购米国货”的决定。一时间,全国各地各界人士纷纷响应。此举使美国在华商业受到巨大的打击,据当时的《时报》载:“自抵制美约之风潮起,花旗(即美国)面粉大为滞销。”而连年亏损的上海各织布厂却“生意之佳,为往年所未有,实因各处相戒不用美货,是以本布销场,顿形畅旺”。

由是美国朝野进一步认识到了精神上控制中国的重要性。时任美国驻华公使,通晓中文和藏文的汉学家柔克义(William W. Rockhill)向罗斯福总统建议:以退还庚子赔款的形式平息中国人的愤怒,同时用这些钱供中国政府派遣学生赴美留学之用。

柔克义是中国通,在同受过美国教育的清政府官员的接触中,他意识到这些人所造成的政治影响完全符合美国战略利益。早在1905年初,他就在写给一位参议员的信中呼吁允许接收中国学生就读西点军校,理由是:“我不能设想还有比向他们提供我们的教育设施所能提供的便利更为有益的事——不仅对他们来说,而且最终对我们来说。从与许多在美国接受教育的中国官员的长期接触中,我完全有信心地说这些人对他们国家和人民所产生的影响绝对是符合我们利益的。已有不少中国的海军军官在美国接受教育,他们中许多人已享有盛名。我相信如果有可能允许中国学生进入西点军校,将会获得同样令人满意的结果。”(转引自崔志海:《关于美国第一次退还部分庚款的几个问题》,载《近代史研究》 2004年01期。)

后来,柔克义尽最大努力,防止这笔巨款用于中国现代化的当务之急,我们甚至可以用“不择手段”来形容柔克义的努力。因为包括柔克义在内的美国精英懂得:“随着每年大批的中国学生从美国各大学毕业,美国将最终赢得一批既熟悉美国又与美国精神相一致的朋友和伙伴。没有任何其他方式能如此有效地把中国与美国在经济上政治上联系在一起。”这样就可以“避免将来中国再次发生类似1900年的义和团运动和1905年的抵制美货运动”。(积极推动退还庚子赔款在中国兴学的美国传教士明恩溥语,1906年3月6日,他到白宫进谒罗斯福总统,使后者下决心将退还的庚子赔款用于“教育”掌握中国未来的年轻人。参阅杨生茂主编:《美国外交政策史》,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254~255页。)

先是1905年7月12日,柔克义写信给罗斯福总统,力陈将退款用于教育的重要性,明确反对康乃尔大学教授精琪(JeremiahJenks)提出的,将退款用于清政府货币改革的建议。货币改革显然是中国急需的,但柔克义的理由很简单——这一方案不切实际。

清政府也不赞成将退款全部用于派遣中国学生留学美国。1905年直隶总督袁世凯上书建议将退还的庚款用于兴办路矿,再以其所获之余兴学。当时中美之间正好发生粤汉路权之争,袁世凯的建议并没有产生多大影响。

1907年6月,美国国务卿罗脱正式通知中方将退还部分庚款之后,清政府对于退还的庚款用途提出具体建议:清政府设立资本金为2000万美金的东三省银行,在美国发行债券,以东三省的一部分收入和退还的庚款为抵押,然后以东三省银行的盈余用于派遣中国学生留学美国。

清政府可能也像今天许多学者一样,天真地认为这一计划既满足了美国的“善意”,又有利于中国现代化。柔克义可不关心中国的实业发展计划,他软硬兼施,强迫清政府同意将退还的庚款全部用于派遣赴美留学生。清政府不得不于1908年7月14日发出照会,规定自退还赔款之年起,中国政府于头4年每年遣送100名学生赴美留学,自第5年起每年至少选派50名中国学生赴美留学,直到该项退款用完为止。

这时,清政府还不甘心。7月14日照会发出后不久,它就派特使唐绍仪赴美游说,希望美国接受建立东三省银行的计划。柔克义得知内情后,很快就向美国国务院汇报了唐绍仪访美的真实意图,建议美国政府不要接受清政府的方案;他还对唐绍仪进行人格侮辱。1908年7月30日,他在写给国务卿的信中说,唐与大多数中国人一样,对财政和政治经济问题完全无知,他甚至不能被称为是一个有很好教育的人。

是年年底唐绍仪访美,无果而终。

用庚子退款资助中国留学生的计划使中国留美学生人数迅速上升,据1921至1925年的统计,中国留学生中去日本的仍占第一位,总计1075人,占总数的41.51%;不过美国已经很快升至第二位,总计934人,占总数的33.85%。

美国控制中国未来领导者精神的计划十分成功。以对近代中国思想界影响力巨大的胡适为例。1910年7月,胡适考取了第二批庚款留美官费生。七年的留学生涯使其身心都浸润了“美国精神”。同时,他也对美国人的精神控制无比感激。胡适在为金陵大学建校四十周年(1928年——笔者注)纪念册题写的诗句中,公开为美国辩护:

四十年的苦心经营,

只落得“文化侵略”的恶名。

如果这就是“文化侵略”,

我要大声喊道“欢迎”!

(转引自张静:《美国“退还”庚款和在华“兴学”论析》,载《天津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1997年06期)

当然,也有保持头脑清醒者,比如同样作为庚款留学生的梁实秋先生。他在暮年(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读到詹姆士《关于向中国派出教育使团的备忘录》,幡然醒悟,他当时这样写道:“罗斯福大概是接受了这个意见(指詹姆士备忘录——笔者注),以教育的方式造就一批亲美人才,从而控制中国的发展。这几句话,我们听起来能不警惕,心寒,惭愧?”(转引自程新国:《庚款留学百年》,东方出版中心,2005年,第16~17页。)

从历史的角度看,詹姆士备忘录对中国的危害比日本侵华蓝图“田中奏折”大得多。因为今日中国学术,特别包括经济、商业领域在内的人文学术仍按詹姆士备忘录指引的方向发展,而我们又不觉“警惕,心寒,惭愧”!连《关于向中国派出教育使团的备忘录》的全文也是由笔者在2010年才全文译出。

国人在精神上被奴役而不知!这不仅是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耻辱,也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大悲剧。因为学术思想上被殖民,使我们失去了依托厚重的文化土壤,独立思考与创新的能力。

同时,我们也更加清醒的认识到:复兴中华文明之路,既阻且长!

附文:关于向中国派出教育使团的备忘录

文/Edmund J. James? ? 译/翟玉忠? ?校/陆寿筠

东方近期的发展表明了中美关系注定会更加紧密,无论在社会层面,还是文化层面和商业层面。中国人会来到我们国家学习我们的制度和工业。一个明显的证据是中国使团(Chinese Commission,即清廷派出的出洋考察团——译者注)当下或近来在我国的考察。我们的人也会去中国学习他们的制度和工业,所有促进相互交往和增进互相了解的努力一定有益于两个国家。

如果这时美国政府派遣一个教育使团去中国,其主要职能是访问帝国政府、并在其赞同下访问每一个省级政府,目的是通过这些省政府,代表美国教育机构向有可能留学海外的中国青年发出正式邀请,请他们到这些机构来学习,这会对我们两国大有助益。这一考察团的委派将会进一步加强联结我们两个伟大民族的同情和友谊的纽带。

中国正面临一场革命。当然,因为这个国家人口众多、土地广袤,如果没有其他原因,它不会如日本革命那样迅速地发生。人们相信,除了暂时的挫折与反动,这一已经开始的革命不会再全然失败。

世界上每个大国不可避免地会与这一巨大变革发生程度不等的紧密关系。至于是什么样的关系那是要由这些国家自己来决定的——是亲善、友好、同情,还是铁拳暴力相向。关于这件事情,我们美国当毫不犹豫地加以决断。哪个国家能够做到成功教育这一代中国青年,那个国家为此付出的一些努力,就会在道义、文化及商业的影响力方面获取最大的回报。如果美国在三十年前就成功地把中国留学潮引向美国、并使其长盛不衰(曾经有一度看来快成功了),那么我们今天就可以通过文化知识上和精神上对中国领袖群体的主宰作用,以最令人满意又最微妙的方式控制中国的走向。

中国已经派遣了数百、甚至数千的年轻人去外国留学,据说有五千在日本,数百在欧洲——仅在撮尔小国比利时就有三百人。这意味着这些人回国后将引导中国效仿欧洲而不是美国,效仿英国、法国、德国,而不是美利坚合众国;这意味着他们将推荐英国、法国和德国的教师和工程师在中国担任要职,而不是推荐美国人;这意味着中国人将买英国、法国和德国商品,而不是美国货;各种工业上的特许权将给予欧洲,而不是美国。当然,由于地域和种族相近、以及所需旅行和生活费用较少,目前绝大多数中国青年很自然地选择去日本而不是去欧洲或来美国。同时,中国人在许多方面忌妒日本人,若其他情况相同,他们会更愿意将年轻人送往其他国家。在所有这些其他国家中,如果不是因为我们的排华法案,尤其是我们施行这一法案的不友好态度,美国会是最自然的选择,因为中国政府无论如何从未真正反对我们目的在于防止中国劳工移民的法案,他们只是反对我们通过和施行这一法案的方式方法。

我们是中国人的天然朋友,我们曾经是他们真正的政治盟友。我们阻止了中华帝国被瓜分;在远东,与其他国家相比,我们给了他们最接近公正的待遇。因此,在政治关系方面,他们对我们比对其他国家较少猜疑。他们由于我们在海关粗暴对待中国体面人士所受的精神创伤很快会被我们公正得体的行为抹平。可以相信,通过一种大张旗鼓和令人满意的方式,以较小的努力我们就会赢得中国人的善意。我们可以不接受中国的劳工,但可以体面地对待中国学生,为他们提供我们的教育设施。我们今天的高等院校远比欧洲国家的院校更能满足一般中国学生认识欧洲文明的愿望。我们只需要让他们注意这些事实,以保证他们的到来,有利的结果必将从这一能影响他们全部思想和情感的机缘中自然产生。

如果美国政府正式派一个教育使节,带一两名助手去中国,通过北京政府和各省政府,代表美国政府和各高等院校,热情邀请中国人像使用他们自己的机构一样利用我们的优势条件,显然这可以给中国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中国人会赞赏,就像我们也会赞赏,向别国派遣这样的正式使节所显示的恭敬之意。这是使任何国家都会感到骄傲的一种尊重——而中国人是对于攸关自己尊严的任何事情特别自傲和敏感的一个民族。

这样一个使节团去到每个省份,会使他们有机会向中国政府提供有关美国及其教育机构的许多信息。而且,因为这些政府所询问的当然不会仅限于教育和教育机构,所以传遍中国的信息不会仅仅是有关教育的,也会与工商业相关。通过以如此方式与有影响力的中国人接触,就有可能应他们所求,直接地推荐他们所需的美国教师、工程师和其他人员。我特别提到这一点,是因为我知道,中国的国务要员们急于想从美国和欧洲得到恰当的人才以协助他们的各类事业和政府企业。我自己去年一年中就被中国不同地方的政府询问过四次,想聘请愿意在中国担任五、六年显要公职的年轻人。

总之,这样一个使节团的访问会留下多方面的长远影响,其价值将极大地超过整个举动可能所需的代价。它会在许多意想不到的方向上结出硕果,超过我们目前的预期,在教育,工商和国务领域显示出新奇的得益可能性。此举的道义影响一经扩展,即使从纯粹物质意义上说,也能够比用别的方法付出相同代价获得更多的回报——道义精神上的主宰比军旗更必然地为商贸开辟道路。?


本文网址:http://www.fuxiwenhua.com/show.asp?id=526
上一篇:没有资料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